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藏民族與生俱來的環保意識~吳名~

發表於 2010-1-4 00:13


人類神聖化的精神家園
藏族是青藏高原最古老的民族,千百年來,藏民族在高原生存發展中,珍惜愛護高原生態環境,創造了與高原自然生態環境和諧相處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與民族文化。

青藏高原由於其地勢高聳、氣候寒冷而被稱之為「地球第三極」。這裏的生態環境極為脆弱,一旦被破壞後很難恢復。

作為青藏高原的主人,藏族人將自己居住的這塊土地早已神聖化了,他們認定高原是一塊神聖寶地,將它命名為「神聖雪域」。這裏的「聖地」、「寶地」,不是一般的地理概念,而是一種文化概念,它取決於一個民族在一個時代的價值觀,他們的生活目標與理想。

19世紀來自西方的一位探險者說過:「西藏除了是一種地理現實外,還是一種思想造物。」藏族通過想像、語言、神話及象徵符號將地理上的高原解釋為「人類學的高原」,一種神聖化的精神家園。神聖生敬畏,敬畏生珍愛。對高原家鄉神話的功能作用是珍愛保護它,所以這不是迷信,而是藏族人保護高原環境、美化家園的一種崇高願望 。

對自然界的禁忌與保護
視為神聖的地方,也就有了禁忌。凡神聖的地方就是禁忌之地。藏區自古到今,對自然的禁忌已涉及各個方面──

對神山的禁忌:
禁忌在神山上挖掘;
禁忌採集砍伐神山上的草木花樹;
禁忌在神山上打獵;
禁忌在神山上喧鬧;
禁忌將神山上的任何物種帶回家去……

對神湖的禁忌:
禁忌將污穢之物扔到湖(泉、河)裏;
禁忌在湖(泉)邊堆髒物和大小便;
禁忌捕撈水中動物(魚、青蛙等)。

對土地的禁忌:
一般牧區與農業區是有區別的。在牧區,人們嚴守「不動土」的原則,嚴禁在草地胡亂挖掘,以免使草原土地膚肌受傷;同時,禁忌夏季舉家搬遷,另覓草場,以避免對秋冬季草地的破壞。在農業區,對土地不動是不可能的,但是出於對土地的珍惜,又有另外的禁忌,動土須先祈求土地神;隨意挖掘土地是禁止的,而且要保持土地的純潔性。比如農村有這樣的禁忌:不能在田野赤身裸體;在地裏不能燒骨頭、破布等有惡臭之物。

對鳥類、獸類的禁忌:
禁忌捕捉任何飛禽;
禁忌驚嚇任何飛禽;
禁忌拆毀鳥窩、驅趕飛鳥;
禁忌食用鳥類肉(包括野外的和家養的);
禁忌食用禽蛋;
禁忌打獵:史詩《格薩爾王傳》中有寫打獵的情景;但大多藏區是禁止打獵的,尤其堅決禁止獵捕神獸(兔、虎、熊、野犛牛等)、鳥類及狗等。 對家畜的禁忌:
禁忌侵犯「神牛」與「神羊」(即專門放生的),神牛、羊只能任其自然死亡。
禁忌陌生人進入牛羊群或牛羊圈;
禁忌外人清點牛羊數;禁忌牲畜生病時,外人來串門做客;
禁忌食用一切爪類動物肉(包括狗、貓等);
禁忌食用圓蹄類動物肉(驢、馬、騾等);
禁忌在宗教節日(正月十五、五月十五、六月六日、九月二十二等)宰殺牛羊;同時每月十五、三十日也視為禁止殺生的日子。

其他動物禁忌:
禁忌捕撈水中任何動物;
禁忌食用魚、蛙等水中動物;
禁忌故意踩死打死蟲類。

除此以外,藏區還有對火及灶的禁忌;對居室的禁忌;對樹木的禁忌以及人事方面的禁忌等等。
 
自然禁忌對生態環境有直接保護

1.由於對自然界的禁忌而產生對自然的崇敬、感激、畏懼和順從之情。

  許多禁忌的物件是藏族所崇敬的自然神,如神山、神湖、神鷹、神犛牛等等,神山是祖先之神,或全藏人全部落的保護神;神鷹也被看做眾鳥之王,天葬的屍體靠鷹來處理,等等。

  有些禁忌出於對自然的感激之情:牛羊是藏區牧人的主要食物來源,也是牧人的夥伴;狗忠心耿耿守護牛羊,是牧人放牧之幫手;土地草山養育著一切生靈;泉水湖泊是高寒乾旱之地珍貴之物。出於對大自然和相依為命的動物夥伴的感激,從而產生了對他們的保護禁忌。

  有些禁忌出於對自然的畏懼之情:狂風暴雨、大雪嚴寒、雷鳴地震、蝗蟲鼠害、疫病肆虐,都會使生活在大自然的藏人感受極大震動,他們將自然災害和人的行為聯繫起來,於是格外注重人的行為,尤其對自然界發生的行為約束。用禁忌的手段使人們順從自然。這些禁忌來自對自然及自然災害的畏懼:如果挖掘了神山或採掘了神山上的草木並帶回家,家中便不平安;如果在湖中或泉中小便,那麼陰部就會腫爛;如果在神湖中扔髒物,便受龍神懲罰,其標誌是得皮膚病;如果打獵就會受山神懲罰,「獵人觸犯微靈山,山神的冰雹降下來」。

  還有些禁忌是人們對自然規律順從的表現:比如夏季牧民不搬家,是因為夏季是草原牧草生長季節,不能讓牲畜踐踏;不在草地上挖水渠,是因為水道易形成水土流失,破壞草場;挖掘採集山上草木會造成草山沙化……

2.自然界禁忌的核心是不能觸動自然界,因此保護自然的完整,就是保護自然生命力,保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和諧平穩發展。

按照高原牧人的觀點,凡未被挖掘破壞的草地是「活地」、「健康之地」,即有生命力的土地;而已被挖掘鏟了草皮是「死地」,因為剝去了大地之皮膚。因為牧人們嚴格遵循這不能觸動自然的禁忌。這樣保護了大片草原千百年來未受破壞。禁忌使牧民只能有限度按自然規律使用草場(四季輪牧法),但決不會挖掘毀壞草場。

不觸動自然的禁忌使高原有大片牧場處於自然原始的自生自長狀態,二者正是遵循了自然界的一條重要規律:生態環境的自然生長是維持生態平衡、促進生物繁榮的重要條件。在高寒草原生物生長極為艱難。幾千年來,牧人通過禁忌保護了草原,使草原生態維持了較好的狀態。而禁忌鬆弛或被忽視的那些年,草原生態急劇退化。從中可知自然禁忌的意義。我們看到青藏高原凡屬神山神湖的周圍地區,千百年來禁忌最為嚴厲,同時也一直處於良好的狀態。這些地方林木茂密,牧草豐盛,山清水秀,風光美麗。這都是千百年來人們一直保護的結果(當然歷史上這些地區也遭到過破壞,比如清朝時期對布藏丹津起義的鎮壓,焚毀了大批寺院,同時也使寺院周圍林木遭到破壞)。

對神山神湖以及動物植物的禁忌,保護了青藏高原許多珍貴的獸類、鳥類與魚類的生長,保持著高原生物的多樣性。雖然高原的人們是從宗教的意義來保護一切生物的,但其效果卻維持了生物界正常的食物鏈,使生物的多樣性優勢得到發揮,維護了自然生態環境的平衡發展。比如,祁連山去野牛溝的牧人說:草好的年月,狼不吃羊,草不好的年月,狼才吃羊。剛聽此話不甚明白,後來經過多次交談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在家畜放牧的草原,如果牧草豐盛,作為不喜在高寒草叢中生活的老鼠、鼠兔、旱獺就會轉移到離家畜牧場較遠的荒地,這兒是野生食草動物出沒的地方。而這些動物又是狼的食物,狼自然會跟隨這些動物。這樣家畜就會少受狼的襲擊。所以人們一般不去侵犯任何生物。高原上的人們並無「害蟲」、「害獸」的觀念,也不會為了謀利去殺害生命。

3.許多禁忌是為了和自然動物保持一致、協調,而儘量消除同自然運動規律相悖的行為。這在生產、生活各方面都有表現。

在夏季,牧人一般在高寒地區放牧,且只守自家牧地,禁忌向別處搬遷。這是因為夏季是牧草生長的季節,隨意搬遷會踐踏牧草生長。在農業區,夏季的禁忌主要是不讓人踐踏麥田,無論何處,禁挖動物洞穴,禁忌掏鳥窩,禁忌捕捉幼小動物。這種禁忌主要是不干擾侵襲動植物的正常生長。大多數藏傳佛教寺院每年七月間禁止僧人出外踏青,即使民間百姓家舉行正常宗教活動,也不讓僧人出去,其理由只有一條:害怕會踩死路上的小蟲。

同時,要保持自然順序,不要打亂、隨意更改。作為牧人,放牧活動應嚴格遵循季節的更替而轉移,夏季上高山,冬季居低窪。牛、馬、羊各有其放牧地。不分地界,不循季節胡亂放牧,便犯了禁忌。農人亦按季節安排農活。同時眾人行動統一,故有了按僧人活佛指令統一搬遷牧場,或統一從事春耕秋收的規範。
4.許多禁忌是為了保持自然的圓滿、完整。在草原上,哪一處草地被人挖掘,人們總覺得不順眼,草原出現孔瘡,如同人生皮膚病,是不好的現象。因此,儘量不去毀壞草皮。

保持自然的圓滿,也許讓自然處於純潔、神聖狀態,而不使其污染。比如嚴禁向湖水、泉水便溺,是為了保持水的純淨;嚴禁夏季在田間焚燒骨頭、衣服等物,是要保持田地五穀的聖潔。嚴禁灶火中燒骨發出臭味,是要保持火的聖潔。

對藏族人來說,有關對神山神水的禁忌以及「不殺生」的禁忌,已不僅僅是一種外在的社會規範或公約,而是心理上的一種堅定信念。這種禁忌被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控制著,成為一種內化了的觀念和行為,一種道德規範。就是說,只要觸犯它,就會導致令人不能阻擋的災難。因此,嚴守此類禁忌是自然的行為,成為人們一種自覺的習慣行為。

祁連山地蒙古和藏族牧人們,到神山面前,如同見了活佛一樣,他們很遠就要下馬、磕頭,恭恭敬敬,不大聲喧嘩,他們將路上或路邊石塊揀起,堆放在拉澤處或連接拉澤的小石堆處,人們肅然靜默,惟恐驚動山神。而「不殺生」的禁忌,使人們不敢妄動任何生靈,包括鳥獸蟲蠅;行路遇見爬蟲便繞開它;飛蟲飛到身上或屋裏不打它;許多牧民並不主張以藥滅鼠、以器捕殺狐狸。他們認為過去草原不用毒藥滅鼠,老鼠也不危害草原,主要是由於對草原保護得好,牧草長得豐茂,而高密的牧草下高原鼠不易生存;此外,被保護的草原生存大量獸類與鳥類,都是老鼠的天敵。表明在生物多樣化的環境裏,不同生物自然實現平衡。

Photobucket

藏民成為一種「精神人類」~才旦卓瑪~

發表於 2010-1-4 00:16
行走在高原藏區,到處都能看到聽到許許多多在深山、在草原靜坐苦修的僧人們,遍佈藏區每一個角落的大小寺院裏,成千上萬的僧人在苦讀研修。放牧農作的人們,一有閒暇便誦經、磕頭。漫長的朝聖路上,磕長頭的民眾一步一步向神山、聖地行進。還有一些人,他們一生都在各種石頭上刻經文,刻下的經石壘成了一道道長城。……世世代代專注於精神活動,成為一種「精神人類」,他們生活的目的並不是創造巨大的個人物質財富,而只是選擇這樣一種生活方式,它追求的是與自然的和諧、與眾生相依為命的境界,而將剩餘的時間與精力貢獻給無盡無窮的精神生活。

在傳統社會中,這種生活方式固然有其種種局限,然而,藏族人所奉行的清貧生活方式,並不一定是落後的,或非理性的。人們看到,許多所謂先進的民族成為「 經濟動物」而追求財富享受時,同時也失去了美好的自然環境與和諧豐富的精神生活。19世紀一位曾在西藏探險的西方旅行家深入藏區觀察多年後,曾感歎他說過一段話,很值得人們回味:

「告別了,你們這個忠誠而純樸的民族。祝願你們長時間地享受已使比較開化的民族失去的這種幸福,當開化的民族陷入無止境地追求貪婪和野心的時候,你們卻在荒山的保護下繼續生活在和平和歡樂之中,除了屬於人類的本性之外,不再有其他需要了。」

但是,近年來藏族人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他們無法在荒山的保護下繼續生活在和平和歡樂之中,西藏三區的各大小重要城鎮,早已被漢人佔領,現在「由佔領城鎮逐步擴大到農牧區」;目前,西藏三區縣以上城市的重要街道,已被有錢的漢人老闆所收買佔領 。

據瞭解,西藏拉薩市、西寧市幾個重要街道早在溫州和四川人掌下,還有安多的阿壩州、甘孜州、餘樹地區等等;康區的昌都地區、迪慶州等;衛藏的那曲、山南和日喀則以及林芝地區等等城市的重要街道,被四川、浙江、廣州、上海等的房地產老闆所收買。除此之外,許多縣以上城市的重要街道也被漢人豪富所收買和佔領。

據居住在西藏康區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獨克宗古城的扎西農布老人說:「我們的土地,一開始說『國家需要』,不管農田、牧場或民房和園林,只要國家機關需要,就大量侵佔,而賠償費分文不給,這樣一直持續到80年代,後來,增編了許多國家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我們的土地以1畝地140多元人民幣被大量強行徵收,大量漢人移民湧入,很多機關幹部也征地蓋起了私人住宅。到90年代以後,進行了大規模城市化建設,而城市中心地帶均被國家機關強佔,我們的土地以1畝 4000-5000元被徵收,廣大農、牧民老百姓被邊緣化,統統被驅趕到城市郊區。

尤其可惡的是,到90年代中期以後,迪慶藏族自治州幾屆州長,不為藏族百姓著想,又下文把城市中心繁華地段的許多單位強行驅趕至城市邊,把這些黃金地段轉讓給溫州、四川、廣州等的漢人老闆。另據悉,舉世聞名的『虎跳峽』、『天生橋』、『屬都湖』等旅遊景區也已落入漢人老闆之手。我們的土地被徵收後,原來國家還給予適當的糧食補助,而現在土地被強行徵收,我們就拿不回來了,變成什麼都沒有,以後土地費吃光了,我們就難以生存,我們的子孫後代該怎麼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