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中國人毀了我們的地 我們的河”

發表於 2012-10-14 15:34

$ ?7 Z4 b. [* y0 K0 ?" H8 r( J  H! J3 X$ Z" A9 S0 Z% E
加納是非洲第二大黃金生產國。 由於世界金價攀升,中國的非法小規模採礦者不斷湧入加納。 據中國外交部網站消息,近日,加納執法部門對一些採金礦區進行清查,先後拘捕90多名涉嫌非法採金的中國公民,清查行動中1名中國公民死亡。 中國外交部和駐加納使館立即啟動應急機制,向加方提出交涉,表示嚴重關切。
0 E5 f; V1 ?6 S5 ^; {  i* Y. r5 a& W, s0 ^
今年以來,加納已發生多起涉嫌非法採金中國公民被拘押事件。 中國人的非法採金活動在加納引起不滿。 新華網據彭博社網站10月8日報導,恩溫納索一村位於加納中部的阿散蒂省,村邊有塊地,一開始是被一個加納人買下,說是要找金子。 接著來了幾十個中國人,帶著挖掘機,毀壞了農田,把小河變成了泥溝。 代理村長馬克斯韋・奧烏蘇說:“中國人毀了我們的地,我們的河,他們有皮卡汽車和槍。他們用的是大機器,最后土地很難復耕。”: j% X1 A) T. \
& y' b: @4 {% q8 G4 x4 a+ z2 ^
8月,加納成立了一個委員會,調查非法採礦。 中國駐加納大使館網站上的聲明說,8月份有3 8名中國人因沒有合法工作許可、居留許可和採礦許可被遣返回國。
! Y) m4 Y! B2 h- ~. ~( m' O9 K: _8 j/ {( y1 N7 [! g
不過,尼日利亞卡諾州移民局局長佈拉斯科否認行動只針對中國人,他說,雖然卡諾的堪汀誇裡紡織品市場裡有上百家中國商舖,一定程​​度上沖擊了尼日利亞的貿易活動,但此次清查行動是針對在尼所有非法滯留的外國人。 5 p4 z& J( w; J" L2 X. \# |: k

: \3 d) a' D8 T中國公安部的數據顯示,1995年,全國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查處“三非”外國人首次突破1萬人次,此後以上升趨勢為主。 2011年,這一數字達到2萬餘人次。2 G9 N9 \; i; _# S, E3 s
2 p: s  s" p2 O! k7 r4 u: V1 ]5 u
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總隊查出的外國人“三非”案件,涉及100多個國家,排名前五的分別是韓國、美國、加拿大、俄羅斯和日本,長期非法居留者以非洲國家為主,如尼日利亞、利比里亞和喀麥隆。 蒙古國人在京從事違法犯罪活動較為突出。 2008年以來,共拘留審查非法居留的蒙古國人98人。 此外,菲傭問題初顯,去年共拘留審查非法居留的菲律賓人29名。( }, U. v' C2 T( r. ?) h
# o" x( d( h; _. j/ w0 X
中國駐加納大使館8月25日也已發布通告,提醒在加納的中國公民依法從業、合法經營。
& ^: F( h2 @7 K5 Q# R: K3 q: a# _
* B1 s9 D5 D$ f5月30日,中國外交部網站即已發布海外安全提示,提醒中國公民勿在加納非法採金。
! |3 Q$ o# P  e: f" o2 \% i- M+ s; R1 c, l9 t9 l$ b! u
根據加納有關法律規定,外國人在加長期居留或工作,須申辦工作許可和居留許可,如欲參與金礦等礦業開採活動,還須取得加方礦業主管部門頒發的許可證,並在法律許可範圍內經營。
' H" \* n5 A1 O$ v+ `. l
: `2 T8 }8 a2 i外交部領事司和駐加納使館提醒中國公民注意遵守加納法律法規,避免因自身原因導致權益受損。8 }# l; W: Y% a8 c7 o
7 g5 X* s5 S# e* `$ P3 F
媒體此前報導,加納阿散蒂省警方於5月22日凌晨逮捕了38名涉嫌非法採金的中國公民,經中國使館交涉,加方才同意先將被捕中國礦工予以保釋,再根據當地法律程序處理善後事宜。
5 g9 Z2 h: q7 y  _& @- O  {( d3 a' E  b; t. X8 N
此外,金陵晚報說,5月22日尼日利亞移民局也突然在全國范圍內對非法居留的外國人進行集中整治,帶走近百名中國公民,扣押在移民局拘留中心。 經過多方斡旋,被扣押的中國公民被釋放。
5 P# v4 u& l5 A6 e; I. j
5 y& X; C% d: a; r) J. j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尼日利亞官員稱,尼方實施的逮捕行動某種程度上與其“以人為本和對等”的外交原則是一致的,因為北京正在開展的清理“三非”外國人員的行動,也牽涉到一些在華滯留不歸的尼日利亞人。

Photobucket

中國人在加納非法開採金礦~美國之音~

發表於 2012-10-14 15:35
  O: k$ C" N- ~
加納金礦礦工
7 ~3 P8 b7 |7 y7 G" [$ z, T9 n$ }( s4 t0 ?; p/ S/ q
近來,大批中國人湧入加納的金礦,讓加納決策者和民眾都感到擔憂,因為中國人在那裡開發小型金礦,而這個領域理論上是留給加納人的。 另外,大多數中國人並沒有工作許可證,有時還在限制區域裡開發,破壞土地資源。: U+ t) c: D( \6 s
5 t# S! K6 y; u8 I
加納在1957年獨立前就以黃金海岸聞名,礦產一直是加納的主要經濟支柱。 那麼,為甚麼中國小型礦主突然對加納產生興趣呢? 南圖格馬是加納礦產商會公共事務部門主任,他說,全球市場黃金價格上漲是主要原因。
! P, z4 ~$ z' x5 g- c: ~- [
0 c* E; z1 R; {  O10年前,每盎司黃金價格是200美元,而現在的交易價格是1500美元,所以中國人的投資就一定會得到好的回報。
8 c, {6 P- K1 y2 _, |8 @9 Y* ^% m9 }6 Z- O! i1 _
南圖格馬說﹕“那裡有產品,他們就到那裡去。所以他們不會去像剛果或者利比里亞等國家,而是到加納來。他們知道怎樣利用當地的情況,藏在草叢裡,非法開採,不用交稅。”
& e" K( ]9 ]2 V1 l* o' @# h1 {( G5 \( ]# N7 M9 Y+ W3 |
南圖格馬說,有時當地礦工也會和中國礦工發生衝突。. t8 u" a8 v1 h7 @
6 p; _' B; K" I/ i8 i# l
“中國礦工破壞土地,有時他們去開採前都不和當地人打一下招呼。當地人認為資源是他們的,土地也是他們的,而中國人卻把那裡的黃金拿走了。”
8 R! r# G) t8 ?6 z% E0 n/ B0 d9 E% z" u+ b" M/ a7 y" e
中國人的出現還帶來一些社會問題。" {- H& X6 p: j+ |* o* P: d4 {
* f* b7 W, ?4 Q- K5 Y! B; H/ q
李查德是加納商人。 他說,中國人來了以後,一些礦產小鎮上的賓館旅店漲價,比如加納中部的敦克瓦奧芬,加納人很難租到房間,因為大多數中國礦工提前付幾個月的房租。
9 T* \8 o2 C3 N  f1 s& v7 C# X7 ]1 L( t" j7 ?
除此之外,非法採礦給土地帶來巨大破壞。 亞伯拉罕是一名加納工人,他說,非法採礦破壞了農田,污染了水源。
/ g6 Y0 l1 `# c+ e/ `/ V% U2 X1 h: i9 W8 w4 d8 q
“有時他們在一個地方挖掘,發現沒有礦產後,就不管不顧地到下一個地方去。而有執照的公司是不會這樣做的。”
9 w! _5 u) {5 o* H" `& W# |
, B1 `# P3 |7 _# y8 T3 ~泰特是加納礦產委員會小型礦業管理部門的副經理。 他說,加納有1000個擁有執照的小型礦產公司,他說,可是很多加納人又把執照租給中國礦工。/ e$ r* R5 g& a) [5 A: ?) ^# g2 a

  B( Y+ ~: u; B  o/ J  b“我們在尋找每個非法中國公司背後的意見領袖、村長、農民,或者地主,因為他們把執照租給中國人從事非法開採。”
. c9 ~% N2 x; |4 K# ]' E" ~" |4 ~, V$ ?
加納移民局說,在加納大約有3000名擁有居住證的中國人,可是非法開採金礦的中國人數卻不明確,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註冊過。 根據加納的礦產和開採法律,要從事任何形式的採礦業,都必須要得到執照。
$ O& w' m  F  ^% ~. D+ g. [6 |' \  E3 a
泰特說,在加納執法是一個問題。1 W* O8 g7 ]' L% y
' m0 e% {& F1 F
“我們抓住這些中國人,把他們送到法庭,可是同樣的法律又把他們釋放了。”
/ d- A+ k& g3 y1 Z, a
+ l. z8 i* {7 F' \& d' k泰特說,礦產委員會正在改革這些法律,目的不僅是製裁非法採礦的中國人,而且也是為了製裁所有藐視法律的人。

TOP

Photobucket

中國人淘金淘到加納

發表於 2013-5-4 22:50
五一黃金周,四圍都見到內地人搶金。原來他們幾年前見金價不停升,已經懂得在非洲第2大黃金出產國加納尋金,但他們不是買金是索性掘金。更帶同大型機械去到小型礦場,令原本要5年時間的掘金工程,5個月就竣工。有外國電視台記者假扮礦工,去了一個中國人營運的金礦了解情況,做了一天已經很憤怒。因為負責人豪不悔疚地說,自己掘金是如何污染當地的河流及生態。
1 o% ^. S& M2 a: p/ V& e# v5 t, W: b0 T9 R
原來要得到黃金,首先要將種滿可可樹的森林夷為平地,令當地農民失去生計。挖鬆了地未算掘到金,還要經過一輪洗沙,最後整條河變做泥黃色。可憐的是,很多時同一條河就是當地人飲用水的來源。而當地受聘的加納小童,很多時要徒手用水銀淘金,斷送健康。
3 |- g3 Q( D  a
% |8 Z8 x9 t, }根據加納礦業商會的數據,前年加納生產360萬盎司黃金,3成來自小型礦場,其中不少是中國人非法經營。事關加納法例規定,只有當地人可以取得小型礦場的開採牌照。不過在黃金引誘下,加納非法經營的礦場隨時比合法的還要多。當地非政府組織表示,中國人剛來到時答應過他們,掘完金後會將地方回復正常,但最終都沒有,令加納人難以維生。
; Z% X4 O) v# ?1 N8 Z
/ W$ f( R4 O/ P6 T! t* W+ q; D家園受到破壞,令中國及加納的關係日漸緊張,兩國人民不時發生衝突。有中國礦場負責人更配備槍械應付突發情況。加納政府今年先後拘捕120多個涉嫌非法採金的中國人,執法時更打死了其中一個。
8 R/ ^0 _- ~5 }. q1 r7 }& ?3 X+ E8 L: y: e' I, O
黃金是富貴的象徵,但為得到黃金,背後到底又犧牲了多少地球資源呢?7 i+ Z. C4 }+ b3 c8 r

0 f0 _, `7 A  v. Y/ S' @原載蘋果日報

TOP

Photobucket

滴血的黃金:中國礦工魂斷非洲

發表於 2013-5-4 23:00
* f  \' w( T  ^4 H3 b
中國礦工在加納用原始方法挖砂挖機掘井,搬運金砂,帶來嚴重環境污染。4 L. X; p% x" h2 f. `/ c. _7 i

# c; S- R+ y! L, S4 Y  在國際黃金價格暴漲的背景下,2010年以來,一些中國人懷揣脫貧、暴富的夢想,遠赴加納淘金。據民間保守估算,在非洲大陸第二大黃金生產國加納,活躍著上萬名中國采金人,逾九成采金人來自國家級貧困縣廣西上林縣。
' U: R' f+ I3 C4 A
& @: V) I" I7 t5 Y* [  ?9 \  今年10月11日,中國16歲的采金工人陳龍在當地軍警清查采金活動中遭槍擊身亡。3 d/ |& \) I9 a& Y

; c" x$ v! d# M+ h  加納警方稱,陳龍等中國采金人在加納沒有合法的工作許可和居留許可,也沒有合法的采礦許可,采金工地為“非法采金”。2 c, j! B$ c/ H$ L! u* ?. W# I

+ x8 M- l- Y. h  不安情緒在中國采金人中間蔓延,一些人擔心投資收不回。
9 j% L( M" q! J; k6 H+ ~1 U
6 W1 I  |, c9 e! A# h0 [  10月11日,加納當地時間上午11時,采金工人陳龍被加納軍警射殺。事發工地在曼索(Manso)帕塔西地區,距加納第二大城市庫瑪西約60公裏。! p! E6 D3 g" A+ Z) w' G. R$ E  [

1 n& H. V% w( Y# r# x  當地軍警在10月10日開始清查采金行動。聞訊,陳龍和工友們躲到工地對麵的可可樹林。
& E* e% \) M8 [6 F0 x8 ^/ z, U& j% W4 x0 n. }2 F
  距槍案現場最近的目擊者、陳龍所在采金工地機器修理工何廣稱,4名當地男子走進樹林,1人著迷彩服、持長槍。“迷彩服”接近中國采金工人前,朝天鳴槍,工人四散。槍聲再起,何廣看到陳龍麵朝地倒下。
' h! j5 E5 e( N+ A7 O6 o0 i! f0 H. ]- e
  陳龍父親陳玉鳳聞訊趕到,抱起陳龍,發現兒子腹部流血,“兩下就咽了氣”。
, r1 y9 x  x+ [: _
; f$ n" y8 i* i6 W  一家英國媒體報道此案時稱,陳龍開槍拒捕。不過工地股東申亞平否認陳龍持有槍支。陳玉鳳說,兒子死前抱著一台新買的ipad。: o& P2 |& U" N: S( P; h

7 {: D  U$ a; f. X. R+ e" n5 x  執法行動持續兩天,當地拘捕了包括陳玉鳳在內的101名中國采金者,理由是涉嫌非法采金。10月17日晚,經中國駐加納使館交涉,被扣的中國采金者全部獲保釋。
. }# V9 m$ |3 u6 K- J1 r9 z0 S+ t# i9 ?5 @
  獲釋者指稱,加納軍警執法時,搶走中國工人的手機和現金,焚燒工棚和設備。陳玉鳳稱,陳龍死後,他的平板電腦、手機和現金,都被軍警搜走。8 t; K9 g0 E7 y8 y, q& D, d$ X
: b; T1 C* a: [! T4 M/ E
  10月29日,加納·中國礦業協會秘書長蘇震宇將中國采金人募捐的7萬餘塞地(1塞地約等人民幣3元)善款交給陳玉鳳。加納·中國礦業協會成立於去年下半年,是中國在加納從事采金的企業自發成立的民間組織。
: [2 o; {3 k; y: o# `
8 Q3 i* I- d/ Q& `& p& S  10月31日,三名庫瑪西警察及兩名部隊官兵到陳龍被射殺的工地調查取證。目前尚無結論。" y6 ?9 [& p! j4 Z

1 \( b( P. m6 K8 a  黃金劫案頻發
2 R( t" C3 D' S4 _7 ~! S) W5 H. z2 C8 w" B. p6 L
  中國采金人遇劫後,很少報警,很多老板說“報警沒用”
4 ]4 u' ~- ?- J- z
+ \/ {" z  M% J5 R( W  在加納,中國采金人遇害,陳龍不是第一例。近兩年,中國采金人大量湧入加納,遇到的暴力事件也隨之增多。
6 n$ E4 p8 {" W! P4 q3 T
, Z& h! ~& h& r# B: T  采金老板藍玉武說,他在庫瑪西的工地8月曾遇到兩次搶劫。其中的一次,一名叫何國幸(音)的小股東死在出差的車上,脖子上留有一條勒痕,身上現金不翼而飛。
$ u2 S* Q. J8 X1 C. Q# y/ h& `2 X2 `6 w, P3 W; x/ r9 q
  來自廣西上林縣的采金者李增全說,2011年一年,工地曾遭兩次搶劫。去年10月6日,在庫瑪西的采金工地,白天發生槍戰,中加兩方人員互有死傷。. h. r; B3 P+ ~, Z6 ~# Q0 p
6 g, E" u- @' Q1 F7 Z% J4 h' @
  2011年10月10日一份寫給中國駐加納使館的“情況說明”,描述了上述搶劫案。8 }8 T' k6 ^/ q- V. ^

$ z0 U6 b: A" L& Z' l9 a4 T  事發當天12時30分,庫瑪西市ANIAMOU村附近一處采金工地,闖進至少8名不明身份男子,身著迷彩服,駕兩輛無牌小車,手持AK47衝鋒槍。
1 m! V1 g. D7 S# A& [: J1 L& [4 A- U, U% d
  在工地,不明身份男子對包括加納籍在內的所有務工人員進行毆打,並搶走小至大米、食用油在內的各種物資,合計40000塞地,以及工地獵槍2支及子彈。' `5 Z# w/ D1 }1 ~9 p

2 w) I, j! K+ k$ ~* v6 X" g  事發後,附近采金工地約10名中國工人趕來營救,途中發生槍戰。; T3 Q4 H' a9 d8 I; f0 C9 o

! c' _6 h0 b( U' ]' f- t) j  李增全說,中國工人一死一重傷,他分別賠償死者50萬元、重傷者60萬元。
3 x( Y1 j, I) k: a* n
5 I7 G: E$ \- e  中國采金人稱,三類場所為案發重災區:工棚內、傍晚收金的路上、賣金往返途中,“目標非常明確:錢和金子!”
% P% ~9 P1 |5 S9 C6 C/ C- F
; R* r' h& z  K; h! P! ?  2011年底,30歲的采金人黃雲才,從加納敦誇一個叫“古典樹”(音)的村莊開車進城賣金子,返回時遇黑人砍樹攔路。
3 G  O! E% D. g" a7 k) ?# j4 u& O4 _2 a) t9 T7 D' j0 Z
  “黃下車搬樹,剛彎下身,一支槍就抵到頭上。”黃的合夥人、中國采金老板尚林潘說,黃沒有也不敢反抗,當時賣金的2萬多塞地被搶走。6 J9 f0 N+ x' \

! b* g  e4 v" A2 I3 k' u  中國采金人遇劫後,很少報警,很多老板說“報警沒用”。有中國采金人稱找到當地警察局,警察建議“遇劫匪,直接打死!”後來,確有中國工人打死劫匪的消息傳出。3 F  f4 c9 G; w
- h7 k' f  {! g% L" _8 s+ h/ ?
 “加納遍地是黃金”
0 ?+ s3 V2 T+ a2 x# R
) v' G1 c0 V. _! f* R8 i# E3 `  回到上林縣,“有人送禮用100克黃金”,也帶回“一天挖一公斤金子”的傳奇故事% @* I) ^+ ^/ ]% M

4 G' b7 m3 u" j: S! K0 Z( H+ I  最早到加納采金的中國人來自黑龍江,上世紀90年代末,湖南株洲人相繼進入,但形成氣候還是廣西上林采金者,加納·中國礦業協會秘書長蘇震宇回憶說。
  g1 g* G- t- m. g+ F( n+ U+ l1 g3 u  {( w
  上林縣位於廣西南寧北部,上世紀80年代民間采金活躍,90年代曾出現“萬名金農上東北”的景象,後因國家政策采金熱潮降溫。( M8 {: P6 z# d4 {7 z

# S1 y5 d" d5 k; }3 Q) f4 z; c& B# d  據上林老采金人介紹,第一批上林采金人是在2006年6月到加納的,那時僅有1組砂金開采設備,投資85萬元。9 I: B! K$ ~8 y2 w. R
% v6 W" B6 e! o% p; x
  2009年春節後,上林縣老采金人楊益錄等人攜帶資金、設備開赴加納。當時,加納的中國采金機組“五個指頭就能數過來。”
! C1 a) [8 h( F' l( J. K3 @! s9 B
. x" O/ h* _% ^  B  _' |+ }- ^  一套包括挖掘機、抽砂機在內的砂金開采設備,價格約200萬元,在上林縣明亮鎮裝櫃,後經海運至加納。* b& @' m' m9 N) I8 s( s

3 a0 z1 _8 i% z5 R* ~( I5 k( Q  楊益錄說,前往加納的基層采金工人,月薪高出國內一倍多,約5000元。外加每天共享黃金產量2%做獎金。一般簽三年合同。; a7 G7 u. e) k
1 R# Y* x3 z* T3 v7 m+ C
  早期到加納采金,因地多人少,收金量大,來自南寧的商人尚林潘較早嚐到了甜頭。尚的嶽父是上林縣人,曾到東北采金。2009年,嶽父投資20萬做小股東,三個月即回本。
& x+ H! w. ^# ^; G
7 H+ r- A8 l/ I9 O$ i$ @8 T  最初,尚林潘曾懷疑加納采金是傳銷騙局。直到他飛抵加納,在嶽父的工棚親眼見到4名收金工人,從盤子上搖出“金黃金黃的”、“最大像米粒一樣的金子足足210克”。; K. y/ ]0 G- ~7 t) `7 [$ \  z
3 Z# g# A3 y" J1 o3 I
  “當時,國際        金價每克250元,210克就是5萬元,一天成本三四千元,國內很難找到回報率這麼高的投資了!”尚林潘當晚決定回國采購設備。
! b* x& k$ O9 @) Z% `8 q' {1 \9 N2 v/ P3 Y! ?$ i- W
  2010年,尚林潘投資230萬組建一條采金線。當時國際金價猛漲,從2009年每克140元漲至每克300元。不到3個月,他收回了投資。
4 V& {! b' p$ }- }1 @) @# V7 f* d$ B
  尚林潘說,最多時,他的工地一天收金600多克。
; t- D; b; B  E2 d
! l6 d4 B4 r% O  兩年後,去加納的第一撥采金人回到上林縣。他們帶回了財富,“有人送禮用100克黃金”,也帶回“一天挖一公斤金子”的傳奇故事。
* C  B2 y1 Z6 g+ t3 e& C$ `5 J6 m. w+ C! Z$ \) n
  “加納遍地是黃金”的段子,隨後在上林縣采金圈內誇張地傳開。
! @9 D1 _5 X$ u( x# k: Q( T: F
" v( @" F0 ~5 A) z* f 到加納去!
6 G+ g& `1 C8 o8 R9 [# }, ]7 A% O; D
  “賣衣服的、開工廠的、搞物流的,不管是不是采金的行業,統統加入采金的隊伍。”後來者帶著“賭徒”的心態0 Y! Q- ~" a9 R2 E
- S' @. V1 B! |9 l* ~. m
  像尚林潘一樣,越來越多的中國采金人在加納淘得第一桶金。
4 b: \6 z5 _. P1 w
) W3 f6 C3 y! L, k$ E  2010年下半年,在一夜暴富的刺激下,一些采金工人決定單幹。同時,第一批小股東紛紛自立門戶:“賺錢就分家”,廣西采金人在加納“遍地開花”。9 R. }1 O8 `  L# ^% r0 M
5 Z9 I$ c. H: g  s
  據采金老板計算,上林縣明亮鎮全鎮3萬多人口,2009年去加納隻有幾十人,2011年增加到三四千人。3 v9 {# e% k+ e% N/ y- E& j4 D/ X& e/ I

7 Q* X" ^- g% k+ Z  37歲的彭友建是明亮鎮人,原在上林縣城打工,月薪1000多元。後到加納做采金工人,月薪3000元。9 @/ P6 Q  k  X. R0 T6 [( a

, s1 o  @% ?$ ]+ g( R) E" `  2011年11月,彭友建決定單幹。他入股10萬元與朋友合夥另立門戶,從打工者變身小股東。新的生產線又需要工人、資金。
) t9 x# \$ S7 b: R% M# A" b3 {- Z/ I5 _! w9 l) y
  上林人大批湧向加納。
- @; R' H9 Y* A
4 F* z1 P) ?( S" Y0 n  “大家都在說,到加納去!到加納去!”一位入股加納采金的股東說,好像誰不去加納誰吃虧一樣。
9 x8 [! S) Z! j. l. P! P$ u5 g( s; e* N) _
  “賣衣服的、開工廠的、搞物流的,不管是不是采金的行業,統統加入采金的隊伍。”在多個采金老板眼中,後來者帶著“賭徒”的心態,湧入加納。/ o  m" K' [7 L% ?: |7 ]/ e
3 z5 U, Y* H0 b7 ^. N/ u
  采金人蒙浩南原本在上林縣城做木材生意,他不懂采金,甚至不知道投資的金礦所在地的名稱,隻知道“加納首都機場出來後坐了8個小時車”。
$ }! `$ ~% J+ O5 J+ x
" F& |+ _, i" q, {3 X! f  W( [  抵擋不住“到加納去”的誘惑,蒙浩南放下生意,集資去加納。
+ z" F: ]& l" i1 o: Q" i1 M3 F4 a3 f5 V4 ]9 q4 a
  在明亮鎮,貸款、賣掉房產、辭去公職投資加納采金者不在少數。- N( F: ]1 W1 S2 u* b

& {3 y+ W& ?; G7 u# N  今年上半年,加納采金最熱時,大家見麵都會問“裝機了沒有”、“入股了沒有”。“機子”是上林特有的抽砂機,2009年明亮鎮僅有一家抽砂機工廠,在加納采金熱的帶動下,現在至少8家。原來一套不過5萬元,現在超過20萬元。9 [9 B- R( `. d
. Y* d5 v1 v9 R; H
  工人們將組好的套機搬上集裝箱,一天可發四、五個集裝箱到加納。2009年到2012年,上林赴加納采金的人數,據加納·中國礦業協會秘書長蘇震宇推測,“不會低於1萬人”。
& n6 R! Q4 M& o7 b" P
+ W. Y  t1 W! o8 c2 i$ y  他的推測是依據加納驟增的中國采金工地,一些早期采金老板入股的小金礦,已從2009年的1個擴張到二三十個。4 s0 L- a/ n. y" E: @* \
) B: N9 D8 r# ]: e
  陳龍所在工地的老板,原在西藏、四川采金,後考察了李增全在澳芬河的采金工地,決定上馬“振動篩”,這是一種比抽砂機投資成本更大、作業量更大的采金設備,24小時3班作業。
, V; G% z) L4 K, Q* @& |
& T2 q  \" {5 a  2011年12月,這個工地投資2000萬與地主合作,截至陳龍遭射殺,投資已超過1億元。1 w* r2 V; ?( w3 U! A) k
3 x; O5 [/ H( D5 H* l: h. Y0 e! K! x
  2012年10月18日,明亮鎮街上,留守老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大部分青壯年男勞動力,都去加納,老人、婦女和兒童留在家裏。9 m4 C) c- j% O6 A  k: p

9 P: w0 k, G6 T: L- Z4 d  上林縣十五年前熱極一時的采金潮,卷土重來。
5 z& l$ E& X& O: N# l  a
4 q3 i8 H3 Z4 J# D1 b與“地主”合作4 C, g* l. C7 `: l% e# m5 x& k/ E
$ f# C0 s2 k* w  L/ ]3 W* E
  地主並不反對與中國人合作采金,除了經濟利益,還因當地人的采金工藝落後2 K2 Y& v0 D9 y9 |/ I* d
+ W4 i  t4 ~1 P1 C4 ?0 p
  “加納法律規定,所有小礦隻能由加納本地人開采,但隻給政策並不可行,加納人還需要資金、技術和設備。”10月30日,加納-中國貿易促進會會長Bernard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介紹。; M* E$ D, v$ H+ z* W) E. Q1 a
( O1 P# {0 m1 C1 t; p) k' K! w0 }+ b: J
  加納法律將金礦分大礦和小礦兩類:25英畝以下小礦僅限加納本國人開采,外國人隻能投資開采25英畝以上的大金礦。
0 g  v; E; {! ^( x  h$ d0 a. e2 ^; c! J3 D2 L! r, N0 N
  公開資料顯示,加納素有“黃金海岸”之稱,黃金開采已過百年,目前探明黃金儲量約985噸,是非洲第二大黃金生產國。
; B$ v0 }$ e' n) s1 L2 [: H7 F- {* P, l4 t
  “大礦門檻高。”楊益錄介紹,大部分中國采金人開采小礦,通過一種“介於合法於不合法之間”的運作模式——“與地主合作”,即地主出地,中國人出人、錢、物。
2 U  F3 [3 n1 y8 u, s. d0 X
4 `6 E( j; s  x3 X7 w9 c- Y+ n  上述運作模式延續至今。) v6 n7 ~! z/ ~$ j
$ o+ z# d2 K5 ?* \( u
  在加納,礦產資源國有,但土地歸NANA(村莊首領)所有,地麵農作物歸村民所有。
2 u/ W- |' h, v( K1 G
; |1 e. I6 w7 A" T; Y  中國采金人一般通過中間人聯係當地NANA,尋找持有采礦許可證的地主。然後,先交一筆“進場費”:2009年,楊益錄開采第一塊小金礦,“進場費”2.5萬塞地。
- y3 H1 W9 N( p" ?" h
+ E3 F% x" R* k: V( d! E  同時,采金人還需對地上農作物給予一次性20年的補償。此外,雙方簽訂的書麵協議還會約定,地主淨提每日黃金產量的10%,多的則高達20%-30%。1 T& j  V3 }2 I

4 `  a8 g, v$ ]( d  據一些中國采金老板稱,地主並不反對與中國人合作采金,除了經濟利益,還因當地人采金工藝落後。6 E8 Z; u( Z2 c8 }: Q. w+ D$ _
. u2 u9 K8 `: H5 V5 r+ h
  老采金人楊益錄還記得,2009年初到加納時,見當地人采金,仍用上世紀80年代他做學徒時的手工作業,“挖坑、搬料、淘金,全靠人力,效率低、產量少”。
, x0 ]( ?; [7 t7 |9 \& a8 T8 [' k$ a2 l' N. @/ V# c+ U
  中國人帶著挖掘機、抽砂機等設備到加納,也帶去了先進的采金工藝。! w; E3 |) c0 F# M
: s( c- F7 I; E! \3 v
  采金老板藍玉武說,加納以岩金為主的大型金礦,早先被英、美等大礦公司圈走,河灘邊的砂金,不適宜大型采金設備,上林采金人當年在東北采金摸索出的砂泵機等機械,正好派上用場。1 k/ I. b) U5 M
* ?$ _8 t% R7 Q
清查“非法采金”) I' j* Y. I2 |9 I
8 w/ V8 @6 _7 n% g1 D1 i2 H9 g  U
  加納警方稱,這些人員沒有合法的工作許可和居留許可,也沒有合法的采礦許可3 n; i8 x- M# N2 c0 j# M- E
$ }* ~  Q' M( V, w7 e
  不過,與地主合作也有風險,地主並不能保證中國采金人享有完全合法的采金權。
, v, x5 k; l. i$ Q3 o9 _, S% q( N0 O+ |8 @4 U8 N: }+ L- R
  2012年上半年,中國采金人彭友建和蒙浩南先後來到加納,通過中介分別找到兩塊小金礦,位於加納阿散蒂省的“奧布阿西”。
" l0 `! L' s! u; m$ r; H1 [- r3 X+ h* f. ^0 |  z+ y1 _0 _
  按“規矩”,兩人向地主和村民繳納了進場費、農作物補償,並按約定的標準提成或繳納管理費。. N" e9 h7 @  \3 E

8 T  [. g- g, E  “地主保證,沒有人來騷擾。”蒙浩南說,不過,這不包括移民局的官員和警察。
7 v/ j; j) O8 F( c7 y/ X# H6 [
" I2 a: P. s. k6 w: R; U  蒙浩南稱,8月20日上午,一群加納軍警將他的工地包圍。開工5個月以來,不時有身穿製服的加納當地人到工地巡查,“塞給幾百塞地,也就走了。”
$ M% q) c; @! C0 A; H( {6 m. p" @, J) M
  這次塞錢不管用,蒙浩南說,他們的手機、現金和電腦及還沒來得及賣的黃金,都被帶走,工棚被燒毀。+ Z/ C4 D* k: o* ?4 w7 l3 ]! J
: M+ J; S( Y1 C6 b1 g$ g6 p
  位於蒙浩南工地下遊的彭友建看見濃煙,立刻讓工人把挖掘機開到附近的樹林躲藏。/ C! ^2 q4 E$ i7 t* h6 r& l
2 g2 Z7 ]- c+ A7 i  x
  當天下午3點,軍警來到彭友建的工地,“值錢的物件,直接被拿走。”彭友建稱,對方重複著:“金子在哪?錢在哪?”然後將冰櫃、電視機拉走,並將工棚燒毀。5 y  l2 u% K( D* x, z

- P4 ~! [4 t# K  據中國駐加納大使館從當地警方獲得的信息,8月,警方在阿散蒂省係列行動中,共扣押包括彭友建在內的41名中國人。9 c2 r6 G1 O; p

/ ~. k6 l$ j5 P. z* Y) T  加納警方稱,這些人員沒有加納合法的工作許可和居留許可,也沒有合法的采礦許可。38人在9月29日前遣返回國。9月11日,彭友建等人被遣返廣西上林。7 H  g8 Z/ W' U4 S

# n" e: ^0 x1 r2 r3 H3 Y: N  今年六七月,加納主流媒體大篇幅報道中國采金人,指控采金人破壞加納環境、非法采金。
$ M- F' q0 i9 h& i: F9 H+ r) C- h4 P
  在加納-中國貿易促進會秘書長劉文民看來,聯合行動組由加納移民局、警察局到環保局等職能部門組成,大規模集中清查行動始自當地媒體集中報道之後。' i: A/ U( m! o% y

0 f8 |- C: f! `  m6 i* w2 B- z9 ] 采金熱降溫
2 B- D, M# N: S3 B
4 l. i; Z7 a/ g' w  J& u, }% W  一些設備已發至加納的中國人不敢開工,一些投資龐大的,籌劃向周邊國家轉移
. A2 J9 W- Y* }( Q8 {
/ q9 Z" U. |2 ~; u' t  “如果加納一刀切,全部禁止中國人小金礦開采,上林在加納的采金隊伍就完了。”采金老板藍玉武說,如果中國采金工地全部被取締、遣返,“傾家蕩產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 _5 y+ b  R4 V  d$ S. x. ^& O& _
+ j7 S) d# ]9 Z7 `
  而在尚林潘看來,不管加納如何執法,小礦開采禁不了。他說,其間存在利益驅動,不管是移民局、當地酋長,還是地主,中國采金人的出現,給他們帶來收益。
$ m8 P! T4 a$ L5 @- u: k% W7 S# ?( V/ ]. U5 w/ _) ~$ a* |) a2 h
  “除非加納政府從源頭堵住,不給小礦辦證,否則有采礦證沒有財力和技術去幹的地主,還是會找中國采金人。”尚林潘說。
4 A/ a+ `, [$ `0 r- Q8 d- y- E( w$ K1 ]1 G& J  V) d
  9月中旬,中國駐加納大使龔建忠與加納政府交涉時指出,雖然被抓扣的中國公民中有一些人沒有合法的從業和居留許可,但他們也是受害者,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受當地中介、蛇頭和礦主欺騙來加納淘金的。! X: s- L9 G1 p- E$ f

, b. R7 g$ z9 q9 X- N" p3 T  湖南邵陽人申亞平是陳龍所在工地的股東之一。今年上半年,申從加納一個大礦地主手上先後“購買”110塊地,其中50塊地支付75萬塞地後,8月份機械進場,發現地另有地主。
: `$ u  ]4 \' Z' y$ n( A2 x% z' a% P4 e1 M$ r
  大使龔建忠建議加納政府從問題的源頭著手,嚴厲打擊從事非法采金中介蛇頭和礦主,製止他們的非法活動,而不僅僅是抓捕受害的中國公民。
& A3 G  }9 S# y: c, a
/ [' m# k3 W6 m% Q  A  蘇震宇說,陳龍遭加納軍警射殺是中國采金人湧入加納後最嚴重的一件事。不安的情緒在中國采金人之間蔓延,“大家覺得不安全”。
6 k3 _! l2 R6 Z5 r8 D
! i! e( \. h: U% Y. O" X' W  多名國內的投資人說,受陳龍死亡事件影響,加納采金熱正在降溫。一些采金設備已發至加納的中國人不敢開工,正在觀望局勢;一些投資規模龐大的中國采金人,籌劃向加納周邊國家轉移,去津巴布韋、讚比亞等國考察。1 G* S# T+ q. G3 T( b
, v( I( W$ h5 s  l% X
  10月23日,重陽節,采金人楊益錄回到老家明亮鎮,發現多家抽砂機工廠已停工,上半年每天發貨三四台,現在減至1台左右。因為加納嚴查非法采金,很多訂單被取消或推遲。5 i1 z5 f* {5 v# R
' j1 A) I9 ~' E, X- j4 T
原載新京報

TOP

返回列表